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酿酒文摘>激情过后的葡萄酒

激情过后的葡萄酒

发布时间:2016-01-10 点击数:630 作者:王树旺
激情过后的葡萄酒
 
作者:王树旺
 
    有位刚入行的朋友来家里做客,特意带来了澳大利亚产的西拉红酒,我们一起吃饭喝酒。期间他问我对这酒的看法,我看他很喜欢这款酒,就说这酒很好。其实我喝什么酒都无所谓,尝尝不同的口味也不错。
既向往又好奇的朋友,对自己即将为之服务的葡萄酒很崇拜,又有许多的不理解。席间话题总也离不开他的葡萄酒新事业,以下是朋友与我有关葡萄酒的对话。

朋友:“你喜欢喝什么葡萄酒和哪个产区的葡萄酒?”
我:“喜欢波尔多的红酒。”
“为什么?”
“可能是在那里呆过几年喝习惯了。”
“与勃艮第的酒比较哪里的好?”
“无法对比,要看自己口味习惯。”

朋友:“你平时喝什么酒,一定喝酒很讲究吧?”
我:“老婆煮中国菜,我就喝北京二锅头,尤其是包饺子的时候。其它菜我就喝点红酒或白葡萄酒,赶上菜比较清淡,我就喝点日本清酒,有时候到中国店也顺便买瓷坛子的花雕来喝,很随意。喝葡萄酒也常是市场上的百姓用酒,跟矿泉水价格差不多。”

“怎么可能?”

“就是盒子中有个袋子的散酒,因为价格的原因,这些酒不一定是波尔多的,有时会是南部朗克多地区的土酒,因为常喝,这个价位的比较经济和实用。” 

“国内现在很讲究,有一批葡萄酒热爱者,喝整桶装的酒,一桶解百那20万人民币,几百元一瓶的都不算什么好酒。”朋友感慨说。

“我也听说了,那是好事,但是我每天吃饭都喝酒,实际就是喝水的习惯,太贵的酒不合算,只是节日和来朋友时候会拿出瓶好一点的酒来一起增加色彩而已。”

朋友问“你喝过最好的酒是什么?”

“我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酒,如果非要说最好,那就从价格看,我每个孩子出生过满月开的翡翠庄(PETRUS)的酒,那是我从巴黎市政府拍卖买来的。是我对孩子的出生比较重视,把自己的珍藏拿出来庆祝,也为了来的朋友高兴,但这酒的口味我并不是很喜欢。”

“你喝过感觉最好的酒是什么?”

我想了想说“好像是2003年,我回国很长时间忙着开餐厅,国内的朋友很热情,基本每天都大吃大喝,但是白酒和红酒干起杯来也就不分好坏了,以至于见了发怵。直到有天去了宁夏一个合作的酒厂,一哥们带我到他的大酒罐前打开龙头让我尝,我不是尝而是全喝到了肚子里面,这是一款贵人香做的白葡萄酒,可能是很久没这么悠闲的喝酒,也可能是从罐里面直接放出来的,还没人工处理心理踏实的原因,这款酒香气优雅入口舒爽纯正的贵人香,这是我喝的个人认为最好的,后来这哥们告诉我他只专门做了这一罐子,这是葡萄好的结果。”

“原来这样。我以为你会说是一款法国名庄的酒呢。”他若有所思。

“名庄的酒固然有他名气的道理,但是其它酒厂的酒如果用好葡萄和用心酿造也有好酒,并且价格也会很合理。”

他沉思了片刻,问“法国的大老板们都喝什么酒?”
“什么样的老板算大?”我问。
“比如说人头马的老板之流的。”
我想了一会说:“95年我曾经有幸和王朝的哥们一起受人头马的老爷子邀请在人头马总部的餐厅吃饭,喝的香槟开胃忘记名字了,然后是红酒,因为有人头马其他高层作陪,所以喝了两款酒,其中一瓶也就是压阵的那瓶子是奥颂(Ausone)75年份,当时法郎合100多欧元,最后是他们自己的金色年代白兰地消化酒。”
“奥颂还没有你儿子出生时候喝的翡翠名气大吧?”朋友问。
“人家也就是表示一下心意,不能这么比。”
“其他老板呢?”
“前年国内一位酿酒学院的院长来法国,国际葡萄酒局的前任20多年的局长丁洛特老先生和世界最大的软木集团的老板阿莫林先生一起请我们在巴黎吃饭,老先生点的是一款意大利的葡萄酒,喝酒用的杯子很大,杯子容量是75cl,酒的价格并不贵,但是和这家意大利餐厅的菜很匹配,我们几个人喝后都觉得他不愧为酒局20多年的局长。”
“看来酒的好坏还要根据吃的菜肴来看了。”
“也许是吧。”我说。

“你对国内的葡萄酒消费和市场怎么看?”
我说:“可能跟汽车市场差不多,有人追求高档享受和显示身份,但是汽车主要还是代步工具。葡萄酒也主要还是用于佐餐,激情之后就该理性了吧。”


王树旺
2007年7月16日
版权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shuwang99@hotmail.com)并注明出处。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