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酿酒文摘>葡萄酒与生命

葡萄酒与生命

发布时间:2016-01-10 点击数:807 作者:王树旺
    4月下旬在杨陵开会期间,同去参加会议的一个年轻的法国朋友说他的同学可能这两天就要去世了,他想回法国。我没有同意,结果他的朋友真的在3天后我们还在中国公干的时候去世了…… 

他的朋友是他儿时的伙伴,是波尔多圣达美隆的一个名叫长城酒庄庄主的儿子,才24岁很年轻,已是癌症晚期。我听后,安慰他,劝解他不要回去,因为刚到中国,还有要做的事情没结束。他很伤心,说我根本不懂得他的感受,我很严肃地告诉他,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办理,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最好是留下办完事情再回法国。他想解释,我说我出过车祸幸存下来,我最亲的人也是癌症离开了我,我的一个职工也刚刚自己结束了生命,理解生死之事,我的感悟是活着的好好活,离去的好好去,我们无能为力。他无奈地低下头。

晚上朋友老E问怎么没见到我的法国朋友,我说了此事,老E说应该让他回去,否则会有很多遗憾。我还是坚持他不应该回去,因为我们要往前看,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完。老E说他的心情也很不好,因为一个非常好的写葡萄酒文章的朋友原小娟刚刚去世,原因是癌症,所以他非常理解那个法国朋友的心情。

今天无意中在葡萄酒旅游网站看到了“鼠尾草的博客”,出于对名字的好奇进去看看看,没想到正是老E说的那个原小娟的博客,于是就仔细的看看里面的文章。看到原小娟在化疗期间的几篇关于葡萄酒的文章和“洗手之间”。看到她去世后她的丈夫续写的博客,和她年幼的儿子去桃园的照片。好像感觉到自己有所触动,所以留下了过客的留言:

“4月份听朋友说原小娟去世他心情不好,今天无意中发现这个博客进来看看。不错,她很优秀,给人们留下些值得看的东西,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有意义。SO2”

进入葡萄酒这个行业已经22年,当看到年轻或新入行的人们浪漫激情地谈论葡萄酒,我却并没有那么多的激情和兴致;当陪伴别人参观著名酒庄,看到朋友们充满兴趣和兴奋或赞叹时,我翻译和讲解后在旁边观望着主人和客人,平淡的就像一个导游介绍完景点一样。如果说动脑一下,也就是对技术上的一些新细节会稍加注意一下,以便下次酒厂的同行伙计们来好介绍给他们以便他们在生产中些许用处或借鉴而已。

    看了鼠尾草的葡萄酒文章和了解了些她短暂的生命故事,好似有所感觉。也许老E说的对,应该让那个法国小伙子回去法国去见见他即将离别的朋友,不应该让他留下遗憾。而我自己也应该体检一次,是否真的老化了,平淡或者习惯,成熟冷静还是老于世故麻木了。

也许就像那些充满激情的葡萄酒爱好者说的那样,葡萄酒是有生命的,呈正弦曲线。反过来说,人就像葡萄酒一样有生命,尤其是大脑和思维。

癌症攻击了年轻的生命,令人惋惜,就像年轻的葡萄酒经受烈日高温暴晒一样,英年早逝。陈年的老酒过于陈年,一样的失去光彩,香消味呆,不再有饮用的价值。
 

王树旺
2007年7月16日
版权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shuwang99@hotmail.com)并注明出处。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