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酿酒文摘>我和我的日本酒友

我和我的日本酒友

发布时间:2016-01-09 点击数:623
[正在白话] 我和我的日本酒友

作者:腼腆
1.  酒·钱·人   

    日本接受葡萄酒比国内早几年,最先是影响到台湾和香港,后来中国跟风开始喝红酒,这是事实,我们要尊重事实。80年代,我所在的公司曾经开拓过日本市场,把中国产葡萄酒发往横滨,神户和东京,当时的大容百货200多加连锁店畅销我们的干白,每年发好几货柜,三井物产,东京丸一,人头马东京分设也是我们的客户,还空运过中国唯一的一次宝祖利工艺的新红酒60美金一箱。日本人还拍了一部电视剧《葡萄酒专家》也叫《葡萄酒贵公子》,有些网友看过的。能拍出这样的连续剧,侧面反映了日本人喝葡萄酒的水平和葡萄酒文化的氛围。葡萄酒象音乐一样,没有国界,喝酒的人喝高了都一样,民族情结暂时忘记。

    出门在外的人如果不是富翁,就都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没钱真的很难。

    不象在家里,起码有父母的关照,他们有一点办法就不会让自己的儿女饿死。留在国内,即使国家再穷,起码我们还有贫瘠的土地可以种点东西吃,因为必定那土地是我们自己的。但是出国或出门在外,就不同了,我们需要钱,需要挣钱才能吃饭生存,钱真的很重要,挣钱还可以买房子买地,象当地人一样有个安全感。在国外,因为我们是外国人的原因,随时都可能因为当地局势的变动会全部被夺走或没收,但是我们还是努力的赚钱,求暂时安稳和富裕。我在法国也不是天天喝酒,有时喝喝而已,大部分时间还是工作,我也是努力的赚钱,只是因为在酒这个行当里做,工作需要经常接触酒而已。

    日本人有钱,这是事实。但是,也不是每个日本人都很有钱,否则他们工厂里面就不会有自己的日本职工了。哪里都有穷人和富人,同样,日本也有中国人开的餐馆,那里也有日本人给中国人打工的,就象巴黎的中餐馆也有法国小伙子当服务生一样,就象也有法国人给我的企业打过工一样,就像目前在中国很多大企业有日本人给我们中国老板打工一样。这说明中国人也不都是穷人,日本人也不一定都是富翁。

    有钱也不一定就全让人佩服,要看钱怎么来的。要是你的老板很有钱,但是对你的工资非常克扣,你还佩服他吗?你不骂他才怪呢。用不着佩服有钱人,你佩服他他就给你钱了?除非你低三下四乞求怜悯,他看你可怜才会给你点施舍,这样来的钱你舒服吗?所以,我们年轻人,不管你是哪国人,都还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行。至于喝好酒,要是你自己买的那你真的值得骄傲,说明你经过努力而获得理所应当的享受,如果是老板喝酒时候你跟着旁边沾光,那只能说是自己沾沾自喜而已,没什么值得大加吹嘘的,更何况那些日本人给你酒喝时候心理还不一定怎么想的。你要是能够做到有一天,日本人给你打工,他们借你的光品尝世界名酒,那就太好了,也给你自己顺便给中国人争点光,必定你骨子里还是中国人,哪怕你拿到日本国籍,表面是日本人了,其实他们心里永远不会把你当日本人的。你问问那里的老华侨,就知道了。

    我们不用扯到中日民族那么大的高度去说,只说做人的尊严就可以了。实际是如果你自己都忘记人的尊严,日本人怎么会尊重你?另外,你自己可以不把自己当中国人看,但日本人可是永远认为你是中国人。虽然你以为跟中国人没关系,但是客观上还是也牵扯到家乡的父老的脸面问题,因为他们都还想当个有脸面的中国人。这也是我在外不敢卑躬屈膝的原因,因为多多少少会牵扯到点背后供养我的同胞的。

2.  强暴他妈妈

   其实日本人也不都是不明白事理,只是你得跟他讲讲,他才更明白。

    记得刚到法国的时候参加法语学习,班里大部分是欧洲人,就两个亚洲人,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是个日本小伙子。因为小时候看抗日的电影多了,所以见到日本人就不自觉地有成见,懒得答理他们。一天,那个小伙子主动坐到我旁边,上课的时候有个法语单词听不懂我就查法汉字典,他也凑过来看,因为大家法语都马马虎虎,所以我就用英语问他看的懂吗,他盯住字典连连点头。我说:“这也正常,本世纪初你们跑我们中国去教我们10来年日语,所以我们汉语跟你们日语越来越象了”。他迟疑了一下,脸一红,马上说:“不不不,是我们日本人很早以前跟中国人学的中国字,才有了日本字,是日本字象中国字”。哈哈,一听这个,心想这日本人还算是个明白点事理的,从此就对他客气多了。后来,一上课就他查日语字典后给我看,或者我查汉语字典给他看,不必两个人都查了,这样越来越默契,关系也越来越好。

    有一次在一起吃饭聊天时,他问我是不是中国人都对日本人有成见,我说基本是这样。他说一定是当年日本人占领中国造成的,我说还不只这些。他问还有什么?我说,你们糟蹋我们中国,中国好心好意怕你们战败后都饿死没找你们赔偿,到现在你们还一点悔改感恩的念头都没有,这是原因。他说,我们日本有人觉得,当年中国很封建很落后,我们是到中国帮助你们发展和进步去的。我问你怎么认为?他说,他只是在历史上学点侵华内容,现在年轻日本人不是很了解那些。我说,这个很简单,你想听吗?他说想听。我想了想,问他,你妈妈漂亮吗?他说我妈妈在日本人里算是很漂亮。我问,你妈妈有几个孩子,他说有两个他是老大。我说,哪天我去你家可以吗?他说可以。我又问我去强暴你妈妈可以吗?他说,你为什么要强暴我妈妈?我说,你妈妈这么漂亮而这么多年就生两个孩子,生的太少太慢了,我去帮你们多生几个。他反应很快,反驳我说,你胡说,不是理由。我说,那我为什么要强暴她?他说,你是看我妈妈漂亮自己才心存贪欲,不是帮忙是强词夺理(英语基本是这个意思)!我说,你回去跟你们日本人说去吧,你们日本当年就是这样。他听后几分钟没说话,后来他大口喝了一杯,说,喝酒吧!那天我俩喝的是Medoc的葡萄酒,喝了将近两瓶,心情都不太好,后来我们一直是好朋友,都在波尔多做葡萄酒生意。

3.  说说而已

   自从说了强暴他妈妈那个比喻后,我和那个日本小伙子还是一直往来,并且好像他跟我比原来关系更亲密了。只是那事以后的前几天他有些沉默,从那以后我们就没再提两国的旧事了。

    后来我们结束了法语学习,他开了一个贸易公司,从波尔多买酒销往日本。不久后我的公司也开业了,把中国的葡萄酒进口到法国卖往各华人餐馆,也把部分价格不高的法国酒卖往中国,还经营一些酿酒设备的生意。他的生意有日本家人的帮助越来越好,我的买卖也因为法国华人朋友的帮助和国内酒厂的支持而蒸蒸日上。

    生意好了,我们手头也都宽裕些了,闲的时候就更是经常混在一起喝酒。每天7小时工作后,两个光棍也是无聊,好事坏事一块干。有时周末没事情,就跑酒厂去玩。因为我们是酒厂的经销商,他们都很高兴我们去酒厂或主人的家里吃饭喝酒侃大山,不管酒厂好的差的大的小的到处瞎溜达。原来在国内酒厂工作时有个波尔多酿酒师同事,他家乡的酿酒师同学也就成了我的朋友,我因此就比日本小伙子认识的人多些,所以他愿意跟着我到处瞎逛荡。我们都是用订单说话的买主,不是胡吹蒙吃蒙喝招摇撞骗,所以人家也不反感我们,也可以说是诚心诚意的接待,如果再给他们的酒表扬两句,有的老板会高兴的连他太爷爷酿的酒都舍得拿出来喝。

    压榨季节朋友家的酒厂缺人手,我们就去帮忙。

    酒厂的活我熟悉,国内车间干过几天,接管子开泵都不陌生。葡萄酒厂的活简单的很,没啥高科技,加了酵母看看温度也就那点事,科研的学问那是大学的事,酒厂就是拿来用而已。最累的活也就是从罐里往外抠皮渣,波尔多的酒厂都不大,有的还没我们国内先进些。抠皮渣的活,日本小伙子总是抢着往罐里钻,他在里我在外。酒罐子里有碳气体,我怕他缺氧闷死,隔几分钟敲打几下罐,他再回敲两下,以示还活着,哈哈,配合的默契,挺有意思。有一次,他从罐子里钻出来,我问他我要是把罐门关上,你被闷死怎么办?他说,你不会的。我问为什么? 他说“我了解你,中国人心眼好,说说而已”。嘿,这小子说的也有点道理,我确实也是心地善良。他是真诚的,不过,我还是心里想:TMD,当年你爷爷打我们中国可能也这么想的,所以才打的那么心安理得,哪天找机会还的给他上上课!

    我也知道,只要他明白了,我再追究会显得小心眼了,可是总觉得还是哪里有点别扭,转不过念头来。也许是父债子还?!别扭。

3.  胡说八岛

   一天,从酒厂回来的路上,干了点活儿又喝了点酒,所以开车时有些疲惫。一路上说说话聊聊天,混久了,所以说话很随便。他在旁边说着他日本调的法语,说到了酒厂的酒,说到了他们家乡,又提一次等他妹妹来法一定把我介绍给他妹妹,我开着车有一答无一答的听着。提到他妹妹,不知怎的我又想起了电影里那山田呀鸠山呀,那些留着小胡子拿着日本砍刀狰狞凶狠的面孔来。心想,要是真娶个日本媳妇,我岂不成了日本女婿了,搞不好那个鸠山或者山田什么的,还他妈的可能是我媳妇的娘家表大爷呢,要那样,那些家伙岂不都成了老子的长辈了?

    这小子以前就说过几次他妹妹小他两岁,长的很漂亮,比他妈妈还漂亮,说我人这么好,一定想办法让他妹妹嫁给我,说他妹妹很听他的话,还说他已经电话里跟她妹妹说过了,我一直应承着没正面回答他。要真那样以后还得跟着媳妇一起管鸠山叫表大爷,想起来就别扭,就TMD窝火,更别说我那跟日本人打过仗的爷爷知道了还不定怎么骂我呢。

    “喂,喂,跟你说话呢!”他看我发呆,突然大喊两声,这突然一喊,吓了我一跳。

   “喂什么你,我有名字!”我没好气地也喊了起来。

    他哈哈大笑,说:“怕你开车睡着了。”

    “你不也总这么喊我嘛,我也有名字!”他说。我转一想,不该跟他乱发火,笑笑说:“对不起,不过,你们的名字那也叫名字!”。

    他一听,说“我们的名字怎么就不叫名字了?”

    “你们哪有什么名字,就连你们的国名都是我们给你们起”我说。

    他听了笑了笑说:“不可能!”。

    我问他,“你们国家叫什么?” 他感到莫名其妙,回答“日本”。

    我问他:“什么意思”,他想了想说“就是太阳从那里升起的意思”。我说“太阳从你们那里升的,你们在太阳里面你自己就看不见了。 怎么能看的见?那得从旁边从远处才能看见”。他一听也觉得有道理,问:“那日本这两个字是怎么来的?”我说:“不太准确,据说是我们秦朝的皇帝,为了找长生不老的药材,派一批少年男女到了中国东海边上。看到早晨东海红红的太阳刚从那里升起来,那时候人们还不知道地球是园的,以为太阳的老家就在那里,于是就管那里叫日本,这批少年男女就是你们的祖先”。他听了,说“我也听说过这种传说,所以有可能我们也算中国人,不过我们的名字很好听”。我说:“那说明中国人学问大,给你们起了个这么好的名字”。他说“就是,我们日本人很自豪”,我说:“你们国名是不错,但是你总说我们日本人日本人的就不见得好了”。他听后问:“为什么?”, 我本想说听起来太狂妄,因为想起了电影里“我们大日本帝国…我们日本皇军大大地…”之类的台词。可是一想,直接这么说不太好,必定他还是比较不错的小伙子,还是别太伤他自尊伤和气了吧,于是一笑不再说了。

    他追问“说呀?”, 我说“刚才喝酒还没上厕所,我得去方便一下去”。于是,靠边,停车,我跑去路边的葡萄地,他也下车跑了过来。他说,“我们撒尿就是撒尿,还方便方便,你什么时候也开始有学问了?”,他边说边笑话我。法语里面有方便一说的文雅词汇,但是我们学生之间都说一些俚语,比较随便,现在文明一下,结果被这家伙取笑。一边方便一边想,这小子也学会找机会取笑我,我知道他办事认真,不明白的东西非研究个底子掉不可,一会儿他要是再追问刚才那个问题,我得想好了怎么给他两句,让他也长长学问,想起了在国内酒厂跟哥们儿们学来的那些佐料,于是有了主意。

    回到车上,我故意说“方便了就是舒服,走吧”。 车子起动了,他听我又用方便这个词汇,嘿嘿又笑了,说“看来以后我也该文明点了”。我说“就是的,我们不再是学生了以后就是骂人也得用些文雅的词汇,要TMD显得有点学问的样子才行”。他笑笑同意。

    过了一会儿,他憋不住了,又开始追问刚才的事,他说“刚才你说,我们总说我们日本人日本人的不好,怎么个不好法?” 
我嘿嘿一笑:“不说了吧。” 
“不行你得说明白”。
“你非问吗?”他说:“一定要问”。
“那就告诉你”,“你知道日本人三个字用汉语怎么写吗?”他说:“当然知道,日语也跟汉语差不多”。
我问他:“‘本人’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他说:“是自己的意思”。
“那么‘日’字是什么意思?”他回答是太阳的意思。
“没错,可是在汉语里面还有别的意思。”
“还有什么意思?”
“汉语也象法语一样,同一个意思的表达有粗话也有文雅的说法,有的人不愿意说粗话骂人,可是还想表达自己的怒气,那么就要用文雅一点的词汇。这个‘日’字就是文雅的骂人的词汇”我笑着回答。
“那么,日本人三个字放在一起就是骂自己?”他问道。
“你真聪明,就是这个意思”我回答。
“你说说怎么个骂法,用中文怎么说?”他来了兴趣追问道。
我笑了说:“你这家伙也真够可爱的,真跟这个词汇一样,真是自己玩自己,……。”
他听明白后,哈哈大笑,说:“原来如此,我以后到中国不说我是日本人”,“可是人家要是问我是哪国人我怎么说呢?”
我想了想,这的确是个问题,于是说:“你们就是中国东边的一个岛,你就说你是东岛人吧。”
“不对,日本不是一个岛。”
“那你们有几个岛?”
“起码有7、8个大岛”
“那你就捡多的说,你就说你是八岛人”。
“对,那以后到中国就说我是八岛人”。
我认真地嘱咐道:“记住,以后见到中国人可别再闹笑话了,别胡说‘日本人’三个字了!”
“放心,我明白了,以后保证不胡说八岛了”。嘿,这小子还真聪明,反映的这么快!

    回到家,回想一路上的对话,开了个玩笑,好像是占了点便宜,心情舒服了点,可是这又管什么用呢?!小伙子人不错,我也真不知道该跟他怎么相处下去,过去必定是很难抹掉的,已经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他那可爱的妹妹的事情也要给他个答复的。有些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还想不清楚。正如我们的一位伟人所说的,“钓鱼岛问题,我们这一代解决不来,相信我们的后代会比我们聪明,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在线客服